網上挂号 | 院長信箱 歡迎進入合肥市第八人民醫院!
欄目導航
為您導醫

用真誠的愛對待病人

——記安徽省巢湖市第二人民醫院優秀護士丁惠

丁惠蘭,女,48歲,大專,巢湖市第二人民醫院胃鏡室護士長,主管護帥,中共黨員。在20多年的臨床護理工作中,曾多次獲得“先進個人、先進工作者、優秀共産黨員”光榮稱号。2006年榮獲安徽省優秀護士稱号。

努力做全能護士

丁惠蘭非常熱愛護理工作,因為憑着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,用自己的一顆心,一片真情,用真誠的愛去撫平病人心靈的創傷,用火一樣熱情去點燃患者戰勝疾病的勇氣,用飽滿的精神狀态迎接每個患者,用真誠的笑容溫柔的語言安慰關心每位病人,讓病人微笑,讓家屬放心。通過她的手,在關健時刻,分秒必争,并能得心應手地配合醫生搶救各種危重病人,使他們從死亡線上掙紮過來,又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,她覺得沒有比這更适合她的工作。平時她注意業務學習,刻苦鑽研,不僅學習自己專業知識和心理護理,善于觀察思考和分析,還不滿足于現狀,經常請教科主任、醫生們關于疾病的診治等方面的知識,尤其在胃鏡這一塊診療水平上往往同醫生們達成共識,做到全能護士。

注重臨床操作規範

胃鏡室的工作,在人們眼裡看來,比較輕松,其實不然。丁惠蘭的工作是接待和檢查胃鏡腸道疾病的患者,又是醫院的窗口。過去做檢查人比較少,對内鏡的清洗、消毒規範要求也不是很嚴。随着時代發展的需要,衛生廳下發的關于内鏡清洗、消毒規範,防止交叉感染,控制非常嚴格的文件,加上該院領導班子重視抓管理,抓服務态度,抓醫療質量,要求做到人性化醫療服務。病人多了,工作量也增加了,科室護士也少一個,丁惠蘭以身作則,又要管理,還要做具體的工作。每個病人的嘔吐物、排洩物,通過她的手進行處理。病人的嘔吐物、排洩物、血滴經常噴灑在身上。檢查腸鏡時,有時病人不斷排氣(放屁)很臭,這就是她的工作。為了嚴格規範臨床操作,防止交叉感染,不論是本院、市衛生部門檢查時,均符合規範要求,得到了該衛生部門領導的肯定。2005年衛生廳領導來科檢查時,對丁惠蘭科室和她個人的工作給予充分的肯定和表揚。

與病人換位思考

熱情接待每一位病人,優先照顧老弱病殘,并在檢查前後做好細緻的解釋工作。病人緊張時丁惠蘭就拉住他(她)的手,給予安慰,協助病人穿衣、穿鞋。有時病人比較多,加上内鏡清洗、消毒時間要嚴格把關,病人不理解,認為是熟人的插隊,開後門等等,甚至大發脾氣,說一些難聽的話。遇到這種情況時,她冷靜處理,用溫和的口氣,耐心解釋,請他們别急,保證消毒時間,是為了他們不被感染其他傳染病,就不下班,加班也為他們做檢查,放心好了。從沒因此同病人發生争吵現象。大多數病人帶頭微笑,說謝謝。每當病人做腸鏡檢查時,在她們真情感染下,隻要病人緊張、恐懼時,就會有人在身旁,拉着他的手,掐合複穴位,同他說話、聊天,分散其注意力,減輕痛苦。有一次,一位老革命家(抗日的),由于年齡大,對做治療十分敏感。丁惠蘭說,老人家,講講您戰争年代打了多少日本鬼子,槍法準不準。他精力分散了,也不再那麼痛苦了。由于用藥的關系,他口幹,丁惠蘭用匙子一口一口喂水,幫他濕潤口唇,結果很快結束了檢查,其家屬非常感動。在每一次的檢查過程中,發現病人不适,或低血糖反應時,她把平時備用加班時充饑的食品給他們吃,并送上一杯水,或者給予口服糖片,一匙匙喂他們,直至病人恢複時才離開。丁惠蘭的行為感化了每一位醫護人員,原不愛說話的科主任、醫生們也開始用真情的話語分散病人注意力,老人家,您家幾個兒子?家人住在哪裡等等……

對己嚴對病人親

丁惠蘭視病人如親人。一次,一位病人的錢被小偷偷了,身無分文,當丁惠蘭下午上班時,他問她,做腸鏡檢查時,還需要錢嗎?當她了解情況後,給了他為數不多的錢買飯吃和返回家中的路費。今年5月份一個周二下午,一位住院病人,預交金不夠,始終不能進入電腦收費,結果就在同病室室友那兒借檢查費,丁惠蘭問她,那晚飯怎麼辦?她苦笑了一下,再講吧,丁惠蘭當時就拿了身上為數不多的10元錢,解決她的溫飽問題。

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,經常中午一個人在科室默默地忙碌着,而且常常從早上出來到晚上才能回家,即使是休息天,隻要有急診,一個電話随叫随到。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不能按時回家,丁惠蘭愛人身患高血壓等其他疾病,常年更談不上照顧他。女兒在北京上大學,放假回來時,愛人由于工作需要出差,經常也回不了家,女兒經常吃不到中飯。女兒說:老媽,我就放假回來想吃您做的菜,老媽,再過幾年,我畢業了不回巢湖,您不覺得給我關愛太少了嗎?但她還是懂事的,臨返校時一句“媽,别太辛苦了,我不在家時,您要和老爸多注意身體”,讓丁惠蘭淚如雨下。

對自己要求嚴格,追求完美,注意自身的素質修養。工作中發揚團隊精神,使全科工作在醫院和患者當中受到好評。

丁惠蘭身患多發性腎結石,伴有不明原因的低燒,急性發作時,就對症處理一下,經常帶病工作。2005年11月份底,由于交通堵塞,為了趕時間,不慎被人撞倒,2周後經檢查診斷為膝關節内側韌帶損傷,必須打管形石膏,自踝關節到大腿根部,6周後才能拆除,她第一反應,就是請求醫生用最簡單有效的方法,能讓她上班,在家休息幾天後,她帶病堅持工作。2004年某一天,那天是周二,做腸鏡檢查後,下午加班到晚7點,回家路上,“新露飯店”前面,圍觀很多人,她穿過人群,見一男子約60多歲,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身邊還有一個提包,裡面裝着冬瓜、白菜什麼的,她就蹲在他身旁,摸脈搏,觀察呼吸,幾乎摸不到脈搏,呼吸也似乎停止。當時她沒有手機,就大聲喊,哪位有手機,一下伸在她面前五六部手機,立刻撥打了120、110報警電話,同時用手去翻病人上衣口有無通訊錄,結果有,就随意打了一個電話号碼,立刻就有一位中年婦女趕來了。就在她離開的同時,有人問她是他什麼人,她說不認識。回家時,由于手摸了屍體,沒有洗手,還是讓鄰居幫她開的家門。

角色轉化亦勝任

今年丁惠蘭接受巢湖市衛校授課的任務,上班又繁忙,她就利用晚上或休息天在家進行備課,有時到深夜。開始時,為了盡快适應老師的角色,經常在家自言自語練習講課,她愛人問她,你在跟誰講話,後來他就習慣不奇怪了。為了使同學們學到知識,教師沒有模拟人,丁惠蘭就把女兒的娃娃和她的真絲圍巾帶到教室去,進行示範教學。

就在昨天,她收到學生班長一條短信:“丁老師,祝您護士節快樂!”(郭萬巢  蘇東山)

來源:本站   編輯:超級管理員
打印本頁   關閉窗口   返回頂部

皖公網安備 34018102340308号